机器替代了一部分人力

时间:2018-08-02 19:39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3月的北京,正要进入繁花似锦的季节,位于北京西郊长辛店的二七机车厂,也将在这个月全面停产,挥手告别制造业,开启转型文创产业的新征程。 百年历史的机车车间里,两台GK1E型

  3月的北京,正要进入繁花似锦的季节,位于北京西郊长辛店的二七机车厂,也将在这个月全面停产,挥手告别制造业,开启转型文创产业的新征程。

  百年历史的机车车间里,两台GK1E型内燃机车,是“二七厂”的收官之作。3月底机车交付客户后,车间就再无新车开出,工人们也将离开熟悉的岗位,寻找新的出路。

  1971年出生的帅希成是机车车间调度员,谈吐风趣的他被工人们亲切地称为“帅调”,最后两台机车的组装都在他的指挥下完成。从配件到完整的机车,就像是拼装两个近百吨重的巨型玩具,“帅调”就像是大管家,指挥着钳工、电工、焊工等多个工种数十名工人一起“化零为整”。

  “驻颜有术”的“帅调”在“二七厂”已经有了30年的工龄,但若算上父亲帅士钧,“帅调”和“二七厂”的联系其实从出生就已开始。始建于1897年的“二七厂”至今已走过120多年历史,留下不少“厂二代”甚至“厂三代”的工人,这些家庭和“二七厂”一起,见证了“二七革命运动”、新中国自产内燃机车的诞生等重大事件。

  如今,“二七厂”告别老本行,工人们也将告别车间,对于“厂二代”“厂三代”而言,就像是和从出生就在一起的亲人说再见。即将告别岗位,“帅调”一如往常地眯眼笑着:“即使将来车间不再生产,我还是想留在这儿工作,如果厂区建起一个博物馆,起码也能当个讲解员啊。”

  1989年出生的大件班班长王志全是“帅调”的得意门生,除了机车拼装技术,他还从“帅调”那里学来了常挂嘴边的微笑。2008年王志全从山西大同来到北京“二七厂”,在机车车间十年,凭借过硬技术接了“帅调”的班,当上了负责大型部件组装的大件班班长。

  上面这批壶便宜点的三四十,贵的能卖七八百。说实在的,我对机车壶并不是非常抵触,因为他可以说是半手演化来的,机器替代了一部分人力,化繁为简,但从壶的质量上来看,绝大部分的机车壶肯定是远远比不上手工的。而他用的泥也确实是紫砂泥,有好有坏,坏的用宜兴话来说能挂到底,好的嘛也好不到哪里去,毕竟好泥配好工,要想卖高价肯定得把工做好,那种机车卖大几百的也算少数,黑的透透的了。最便宜的机车壶,宜兴陶瓷城就有的卖,麻绳扎扎的那种,10块钱都不到,这种泥料就够呛。

  “快车路”是在1881年11月8日举行的通车典礼,一开始就是用骡、马拉着车厢顺着轨道前进的。而在当时的世界上,这种“马车铁路”并不是唐胥铁路的独有奇观。

  喜欢就赞、不喜欢就喷。小编我修车多、读书少,写的不好,大家多担待。如果你和我们一样看好二手车行业的未来,或者你也想拥有一项看家本领,那么你可以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!还可以拜师学艺哟!

  在听闻“二七厂”计划搬迁到房山窦店的消息后,他干脆在窦店买房安了家,做好了长期干下去的准备。后来“二七”搬迁变成“长客”与“二七”合建窦店工厂,中车集团为“二七厂”员工提供了转到窦店工厂的机会,王志全希望进入新的工厂继续从事装配工作:“有十年的经验,到那边技术肯定没问题”。

  “60后”乔红波是中车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,也是一个从车间走到经营管理岗位的“老二七”,在这次“二七厂”转型过程中参与执掌舵轮。

  “‘二七厂’不是没有了,而是转型为以文创为主体的科技文化创新城。”乔红波说,未来的“二七厂”既要保留红色历史文化和工业文化遗存,又要打造涵盖新媒体文创、人工智能、轨交装备研发和文化旅游的科技创新园。今年年中,“二七厂”转型的一期启动区就将正式完工亮相,不少科技文化龙头企业和明星工作室也表达了入驻意向。

  “我们对合作经营伙伴和入驻企业都提出了一个要求,就是希望他们能多接收一些‘二七厂’的员工。员工的安置是转型中的一个难点,但是我们会在政策允许范围内,尽最大努力帮助员工和‘二七厂’一起成功转型。”

  “虽然停产的消息让人感到失落,但‘二七精神’还在,我们还能看到新时代‘二七厂’的美好未来!”乔红波说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澳门老百汇41 不过“更新换代”的速度 manbetx 2. app万博manbetx客户 永磁直驱电力机车还具有 途观自从进入国内以后